G欧德药药
⚾️温泉欧吉桑知音🎐
常年爬墙 唯爱我哲
投喂请投韩+周叶、青+火黑、日+新六
 

《[黄黑]小黑子有99.9%的可能喜欢我、吧?(下)》

前篇点我

又不在国内了,更新时间再度成谜!!

◆◆





高中和初中完全不同。

数学这种东西,初中我就完全搞不明白了,到了高中看起来简直像某种暗号。就是αβγδΩ这些对吧?记住了读写之后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因为篮球的推荐才能进入海常高中的我,总算、万幸、终于是升上了二年级。但是让我顺利升学的却并不是日常关照着我的前辈队友。为了打篮球才进的校门、就算不学习也没什么毛病,给我的这种想法当头的一棒的除了前辈们,最重要的还是进入了诚凛的小黑子。


『我绝对不属于头脑好的类型,但还是要对你说一句:学习懈怠的话很难升学的,会留级的。留级你明白吗?从你的想法来说也许留级一年可以更开心地享受篮球,但是前辈们毕业之后就会有新的后辈加入进来,再过一年这些后辈也会变成你的前辈了。就算篮球上你的才能得到再多的肯定,但作为一个学生、一个人、你的能力就值得怀疑了。黄濑君很厉害,但是学习完全不行啊,也不是很努力,也不是很有志向,随后性格人品方面也会遭到杜撰揣摩,你的信誉从此就一落千丈了。高中就是为了更好地打篮球、而以毕业为最终目标的学习过程,如果你不能毕业,那就没有入学的意义了哦,黄濑君』


耳朵生疼。试探性地给小黑子打了个电话,以“被前辈训了啦~”为开场白,随后便引来了如下教育,我不由得面对空气正坐起来。即使很多方面都有飞快的成长,但思考回路却永远还是熟悉的样子。


『前辈们训你是因为对你十分信任,知道你是个想做就能做到的人。但是人是有一个限度的,总是重复同样的现状总有一天会失去什么』

「嗯……抱歉。我会好好学习的,篮球也会好好加油的。所以小黑子不要生气了啦…」

『留级的话就能多打一年篮球了…这种想法,真是…』


几分钟之前我自己的发言,现在从小黑子口中复述出来、才惊觉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啊。小黑子这时不知是如何评价我的呢,短暂的沉默叫我感到恐惧。


『确实可以在高中永远打篮球下去吧。但是,我们之间、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』

「啊…」

『我还想和黄濑君多打几场呢。我想和你站在同样的高度、在同等的立场下多打更多比赛啊』


如残花不甘败落般的声音,将我所有的自弃都吹跑了。

不可能不去努力。

小黑子是点燃我的火焰的天才。


于是我总算是开始了人生最努力的学习阶段。不过,训练量日益增大,为了和每天都在突飞猛进的小黑子相称,学习和训练几乎占用了我所有的时间。充实的日子把其他的一切心思都冲淡了,压在深深的箱底,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候,才会悄悄冒出头来。

相对来说,我还是有比较拿手的科目的,比如英语嘛。于是在英语课上补着不擅长的数学作业的时候,千里眼的美女老师立刻从讲桌那边向我走来。


「我知道你们没有时间补作业,但是英语课还是写英语比较好哦」

「啊啊、对不起…」

「嗯,那你说这句是什么意思?我刚刚已经说了一遍的」

「咦? 额……emmm」


好吧,黑板上写着一串英文,我开始照着读。


「他、为了回答、不…听话?……差不多这个意思」

「感谢黄濑同学直白的翻译。你先查查手边那本厚厚的字典吧,这么好的字典不用也太浪费了」

「啊哈哈…」


同学的笑声里藏了些刻薄,却并不陌生了。我一边翻着字典,一边女老师开始为我一个人把内容又重复了一次。

「take在这里表示听取、接受建议的意思…」云云。

结果字典里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例句我也没能找到。老师对我居然能带着这么厚一本字典而感到诧异,但若是让她知道,这只是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借来、长年没有还回去的话,不知老师会作何感想。


「啊啊,take no for anser嘛,所以就是把NO当做回答来采纳了,啊前面还有个doesn’t,所以就是不接受NO的答案了是么」


于是老师对我的回答再度首肯。


「感谢黄濑同学的再次直译。如果转换成意译的话,正确答案应该是『他很不服输』『固执不听劝』的意思」


鬼才懂咧!

这下可好,英语基本上也都是暗号了,我撑着脸望向黑板。

他很不服输。他固执不听劝。

我在脑中反刍这两句话,心中浮现出那个理所当然的人物,我对那个虚幻的影子笑着。

看来这一句英语我是再也不会忘掉了。


升上了二年级之后,剃了个头发,不知是不是变得更像运动系的缘故,家里人对我不会好好学习的担心更上了一层楼。但事实完全相反,成果暂且不提,但不论是训练还是学习都风风火火地进行着。小黑子对我的新发型也罕见地褒奖了一句「发型很不错,不愧是模特君」。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可别提多高兴了,但同样剪了头发的小火神也得到了一句「发型很不错,不愧是火神君」的评价,心情有些复杂。

只要觉得不错,不论是谁都会得到这份中肯的评价吧,这就是我一直熟悉的小黑子。相处的时间比之初中大大减少了,但每当发现这种熟知的细节,都会转化成新鲜感,叫我雀跃不已。

去隔壁的教室就能见面、去体育馆就能见面,这种理所当然的幸福已经失去一年多了。想见面的话,如果不绞尽脑汁添上点见面的理由,就不知该如何见面;想说话的时候,如果不以被前辈训了这种由头,就连声音都听不见。即便我在诚凛的人面前大放厥词说自己和小黑子关系最好,可我自己都觉得,心底里并不单纯只把小黑子当朋友看待的我、当真是个狡猾的人。

至今都散不去。执拗的爱意,一路勇往直前。





◆◆





「英语还算擅长…你是认真的吗?」

「好过分!」


当我和小黑子说了英语课上写数学作业的事情时,他恋恋不舍地从习惯上移开嘴巴,张口第一句就是这个。我都说了是和其他科目比较而言的,不要选择性忽视啦!


「亏的英语老师没有训你呢」

「要是睡觉的话就会被训了。对了,小黑子上课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躲在小火神后面睡觉啊?讨厌,小黑子一点都不认真」

「才不是经常,只是偶尔」

「现在的我绝对比小黑子要认真哦」


用还八百年前的字典为借口把人喊出来,终于是见到了面,然后顺势请客去M记喝了香草奶昔作为赔礼。这个借口算下来已经用了五回了,小黑子并没有表现出质疑。

我攥着手里的限量发售新口味薯条的优惠券,做出犹豫要不要去买的模样。小黑子的奶昔只剩下三分之一了,现在去买回来的话拖延时间的意图似乎有点太明显了些?

为了找话,我把英语课上那句话读给小黑子听,问他知不知道。你看,很难懂吧?面对我寻求共同感的没出息行为,小黑子的反应十分冷淡。


「他很不服输」

「咦?!你为什么会懂!」

「什么为什么,我们上课也有这一句啊…上次的小测验还考了」

「真没劲…呐--小黑子,你不觉得这说的就是你吗,我知道含义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。还有一个翻译是『固执不听劝』,两个都是在说小黑子嘛」

「是吗?」


小黑子似乎是真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
「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所有人」

「所有人?」

「火神君、教练、队长、诚凛的大家,还有黄濑君青峰君赤司君绿间君紫原君、还有桃井同学,然后扩展开来就是海常的各位、桐皇的各位、洛山的各位…」

「你想到的也太多了吧!」

「可是很自然就会想到大家,不服输的性子大家都有吧。仔细想想的话,运动系的人大半都是这种不服输的人才对」


这么一说倒也是,只要一场比赛,哪怕不能了解每一个人,但对方是一只什么样的队伍就一目了然了。诚凛的人不光是小黑子,全员都很不服输。

我有点不高兴。拱起嘴巴,觉得很不公平。


「有点不爽」

「怎么了?」

「我可是只想到了小黑子一个,为了小黑子才把这句话记住了的。小黑子就没有什么只想到我一个人的时候吗?」


对面的人目瞪口呆,一边呆,一边却也认真思考起来。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听什么答案呀,如果有的话我会很高兴,没有的话…那也没关系。


「……放学后吧」


但是小黑子目光坚定,这么回答。他的模样绝不是像在敷衍我,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又重复了一遍。


「放学之后,在教室里,就会想起黄濑君」


为什么?我想问,却问不出口。放学后、教室。只要这两个词我就瞬间明白了。初三的那一天。我已经很少去训练了,那天也是,优先选择了模特的兼职。全中决赛理所当然的胜利之后,小黑子就再也没有去年那样的笑容了,篮球场上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。


「放学之后…那个时候已经不想去训练了。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就趴在桌子上,渐渐的就困了」


我记得。

就像我优先模特而不去训练一样,那时候的大家都各做各的选择了。那天我连工作安排都没有,全中结束热血冷却,就算去到体育馆也不知该做什么,步伐都比以往更懒散。路过小黑子的教室的时候,伏在桌子上的身影进入我的视野。他的脸面对着我的方向,如果是睁着眼睛的话,我估计我大概会尴尬地逃走吧。但是那水色的瞳孔现在正藏在眼睑里面,被夕阳下反这银光的睫毛严实地盖住了。

所以我再也走不动了。

停下前进、转身进入教室。走到近前,小黑子也没有睁开眼。

我喊了一声小黑子,没有回应。

俯视着小骨架的身子,我感到哀伤。挣扎也没有赢用,他再也找不回原来的步调了,独自背负一切、竭尽所能、遍体鳞伤,却也依然逃不出现实的小黑子。我尊敬他,这一点不会变,但我也无法伸手帮他。想要助他一臂之力,但光有心情也毫无办法,那时的我当不了那个与他并肩的人,心情没有转化成动力的途径。

说是好朋友,却没发挥到任何作用,我难以抑制地感到哀伤。

于是那时的我,只能--


「如果不是我的错觉的话,那时候黄濑君应该是吻我了吧」


小黑子直视向我的眼睛。这是和初三时候完全不同,真真活在当下的小黑子。那个时候的他有99.9%的可能性喜欢我,可是,现在这个他呢?

小黑子、我出声制止。但对面的陈述丝毫不被打断。


「我当时觉得自己在做梦,大概是睡糊涂了。首先,黄濑君没理由会这么做。当时黄濑君离开的时候我觉得和平时没什么不同,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但是经过了这么久,越觉得那个感觉太过于真实。我想自己应该不是在做梦,也不是睡糊涂了吧。可是一旦这么想,就不得不开始考虑黄濑君这个举动的现实意义了。黄濑君,你是、」


小黑子停顿了一秒,把我从恍惚中狠狠扯回。


「为什么要吻我的呢」


和数分钟之前安逸的氛围大相径庭,紧张像一堵巨墙压倒了我。紧张的是我吗?小黑子看起来与平时无二,那这么巨大的紧张感应该是只产生于我一人了吧?我下意识吞着口水,没能顺利发声。

啊啊、那个啊--我装作刚刚才想起来似的,当场撒谎。


「着魔了…吧」

「……是这样啊」


无论如何,真话我说不出口。一旦说了,我们的关系可能再也无法修复了。只要有一点点这个可能,我都不会说。我干巴巴地笑着,把“着了魔”三个字咬在自己心里。

小黑子从前有99.9%的可能喜欢我,但那是从前。当年的0.1%都能让胆小的我退缩,更何况现如今。

小黑子似乎对我的回答感到认同,手指在纸巾上摩挲画着圈,小声道:好巧啊。


「中学的时候,我也见过在教室里睡觉的黄濑君,然后吻了你」

「………」

「着了魔,确实是常有的事呢」


缓缓道来的小黑子没有回应我的目光,似乎是无处可去,直勾勾地盯住了桌上的纸巾。可能本意是想当作玩笑话一笑了之吧,但是目前的氛围来看这个做法极度失败。注意到的应该不止我一个,小黑子的目光黏在纸巾上怎么也回不来。我在脑海里反复琢磨着这些话,总算是找回一点实感,为了确认些什么而再度向小黑子问道。


「着了魔是吗」

「是着魔了」

「经常会有?」

「经常有的」

「经常有啊」

「……嗯」


不知不觉间手里的优惠券已经被我捏碎了。

经常有的话我会很困扰的。

不管对象是谁都经常这样吗?着了魔吗?


「不对吧」


近乎责难般的思考方式在我的脑海中是自动生成的,我想从根本去否定这一切。我知道小黑子不会说谎,痛彻心扉地知道,比他自己、在过去的几年间都知道得更深刻。正因如此,我无法放弃自己。曾经、现在、将来都不行。


「小黑子不是着了魔就做出这种事的人。你自己也知道不对吧,现在订正,我还会相信你」

「……」


我明白,自己现在是高高挂起,无理取闹,但即使如此我也想要否定他。不想让他用一句着了魔、就如此轻易把什么都撇的一干二净。小黑子下唇收起,咬在牙齿里,声音跟随着内心一起发颤。


「你自己也说了,吻我、抱住我都是因为着了魔」


本以为小黑子会发火,但他的声音中的震动似乎是从其他的感情中孕育而来。我无法克制住期待,即使期待也不会有结果。而他却还在用那该死的、不服输的眼神看着我,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

啊啊,不服输的小黑子,做好了为我的一句话就认输的觉悟。


「黄濑君先订正的话,我就订正」


反击的话语叫我口干舌燥。小黑子的真心早就传达到了,就在我还要犹豫该不该前进的时候,小黑子就会毫不犹豫地迈出我花了两年都没能跨越的一步。事到如今,我相信我们谁都没错,只是都没有探测对方的心情、没有行动、从而渐渐变成胆小鬼罢了。青春就是这样的东西,谁都害怕被拒绝,这就是恋爱。

即使如此,小黑子还是选择在今天向前进,他的理由……

还有那天在睡着的小黑子脸上浅浅亲吻的,我的理由……


「……我觉得你已经知道了」

「我不知道。你抱我也好、亲我也好,黄濑君说是“着了魔”的话,我只能相信就是这样。黄濑君说我很坚强,看起来脆弱,但是内心坚强。但其实不是的,我只是个胆小鬼罢了」


毋庸置疑,率先喜欢上对方的人是我,但是谁的爱更多、谁的思念更重这种事情根本无关紧要——


「我怕自己期待太多、忽然有一天,黄濑君就这样不见了」


制造契机的一方永远是小黑子,而我每每到了这种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的那一个,又没用、又丢脸,却总会变得头脑空白。但这次不同,哪怕是空白,接下来该轮到我说什么,却如此明朗、如此不容置疑。


「小黑子只要期待就可以了。期待得再多、也不会嫌多」


我看见他握紧了拳头。


「不是着了魔。」


我说道,发现小黑子的眼睛里再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了。唯一满溢在里面的感情只有期待,闪光的瞳仁之下是绯红一片的脸颊。虽然看不见,但想必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吧,脸上热的快要烧起来,思及至此,脑袋里更是被熏得燥热不堪、

这么简单的话,为什么至今都没能说出口呢?无法确定什么的、到头来不过是借口。概率这种东西,不去试试永远都不能确定。


「我总是抱你也好、吻你也罢、还有昨天的短信、今天约你见面,所有都是因为小黑子对我来说,无论如何、比起任何人、都要——」


我和小黑子之间的间隙大概在这一瞬间全都爆炸了,滚烫的空气蒸腾、要将这最后的0.1%填满的最佳时机、就是现在。



END


齁死啦!!

下篇青黑、火黑、绿黑

想吃哪个,请亮灯~

 
评论(17)
热度(71)
© G欧德药药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