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欧德药药
⚾️温泉欧吉桑知音🎐
常年爬墙 唯爱我哲
投喂请投韩+周叶、青+火黑、日+新六
 

《[日六]关于南波日日人为什么不能当男朋友的秉烛夜谈》

花阳就是我的人生写照(。


·路人视角

·全程对话注意

·本来想写考据体,然而,女生之间,还是这样比较亲切!

顺便原本定的题目叫《关于大众对南波日日人有诸多误解的追踪探讨》或者观察日记,之类的…

不过对话体的话,很多梗和场景就不太好表达了

遗憾


没问题?那就↓

GO!



千鹤:花阳,花阳?你还醒着吗?

花阳:嗯……

千鹤:真是,这醉鬼……小松花阳!

花阳:有!中村千鹤小姐!

千鹤:真是……醒了就快去床上睡,谁教你喝这么多的?

花阳:不睡!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和千鹤说!

千鹤:好好好,那你先告诉我,寒假第一天就到我家来喝到吐的原因是什么?

花阳:反正都是大学生了,喝酒谁能管我!

千鹤:大一的寒假就这么放荡,后面三年你不得上天去。(注:日本是寒假后升学)

花阳:后面三年……就不会了……

千鹤:……喂,你不是…失恋了吧?

花阳:……

千鹤:不能啊!我们天天睡一个寝室,你什么时候谈恋爱的我怎么不知道?

花阳:千鹤,你知道南波日日人吗?

千鹤:怎么,这就是你男人?名字好微妙……

花阳:南波日日人!此真乃奇人也!

千鹤:奇人……是咱们学校的不?

花阳:不是…xxx航空航天大学。

千鹤:呜哇,学霸啊!你们怎么认识的?

花阳:小中高,十二年同班。

千鹤:……孽缘啊!

花阳:加上幼儿园,大概十五年了吧_(:3」∠)_

千鹤:花阳…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长情的吗?

花阳:如果可以,我一点也不想和他同班…

千鹤:话不能这么说,同班是构成青涩初恋的第一大要素啊!

花阳:你知道吗,我初高中的时候经常被不良女生欺负。

千鹤:什么?话题跳的是不是有点快……?

花阳:被女生们围在墙角,恶言相向,威逼利诱……

千鹤:怎么回事,花阳很乖啊?怎么会被这种人缠上?

花阳:因为南波日日人啊。

千鹤:I can’t catch you…

花阳:南波日日人,是女生杀手。

千鹤:……有照片吗?

花阳:……有。你自己翻,手机永久文件夹第一张。

千鹤:我的妈好帅!

花阳:是吧,帅吧。而且成绩第一,爽朗阳光,棒球队ACE,四棒兼投手,宽肩大长腿。

千鹤:(’;°;ё;°;)你是在逗我!长得这么帅就已经是犯规了,虽然是照片里另外那个毛球君衬得他更帅了……但是这样的人真的,没法当男朋友的。

花阳:不是男朋友……

千鹤:…………单相思啊?

花阳:……

千鹤:花阳,作为朋友,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,不要苦自己。

花阳:嗯,只能放弃了。他们也快在一起了……

千鹤:对方也是你认识的人吗?

花阳:每年开学换班级都有女生把我围在墙角。

千鹤:等等…都说了这话题跳的太快啦!

花阳:叫我写“南波日日人观察日记”给她们。

千鹤:………………无法吐槽!

花阳:还有南波的详细个人资料。喜好呀,口味呀,比赛呀,学习呀,今天中午吃了什么呀,这些。因为我从小就认识他,真的知道他很多事情嘛。

千鹤:………………微妙。

花阳:终于大学不和他一个学校了,今年一年都过得好轻松。

千鹤:……嗯,辛苦你了。

花阳:以前那时候,全班女生大概没有不喜欢他的吧?

千鹤:这么夸张啊?

花阳:嗯,不是夸张。即使嘴上不说,暗地里肯定都有点喜欢的。

千鹤:真的有这么好吗?

花阳:有一次去买午餐,南波的牛奶从袋子里掉出来了,后面两个女生为了争谁去送给他差点打起来。

千鹤:真暴躁……

花阳:南波注意到之后回头,正好看到两个人又撕衣服又扯头发的,居然对她们爽朗一笑:“你们也喜欢草莓牛奶?我也喜欢啊怎么办…嗯,今天就让给你们吧!”

千鹤:……好吧,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受欢迎了。

花阳:清新脱俗不做作,榆木脑袋直男癌。

千鹤:……哈哈哈哈哈这什么!

花阳:被《南波日日人Love&Peace协会》列为禁语的、形容他的句子之一。

千鹤:……喂(」゜ロ゜)」南波日日人Love&Peace协会又是什么鬼!哈哈哈哈信息量太大wwwww

花阳:前身是《南波日日人粉丝协会》,后来因为发生了会内斗殴事件,于是修改了会规,根据会规改了名字。

千鹤:会内斗殴2333333333

花阳:特别惨烈。

千鹤: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停不下来hhhh(*≧▽≦)

花阳:那时候是初三下学期,填志愿什么的弄得大家都挺压力的。当时粉丝会的会长是我们同班的一个女生,下学期抽签换座位,正好换到南波的同桌,不知怎么的就开始给南波带手制便当。

千鹤:得意忘形的典范呢。

花阳:第一天南波没吃,没在意就拒绝了,也就没出什么事。第二天附带了草莓牛奶,正好南波课间就把面包吃了,就没再拒绝,于是就炸锅了。

千鹤:真傻啊,这种事也要偷偷做嘛。

花阳:不是啦……重点不在这里。炸锅的原因是南波边吃边说了一句话:“哦哦,是小六最喜欢的小鱼肠!”

千鹤:额,小留……?是那女生的名字吗?叫的真亲热啊。

花阳:…………嗯,这里才是重点啊——那女生确实叫留美。

千鹤:不过他怎么知道人家喜欢小鱼肠?

花阳:当时留美差点就爆炸了,嚷嚷着要下楼跑十圈呢。她也是以为南波在喊她自己,然后去粉丝协会大肆宣扬南波喜欢她。众会员不服,还有给留美寄恐吓信的,事情越闹越大,终于大家鼓起勇气跑去找南波查证。榆木脑袋的南波自然全程跟不上节奏,于是留美会长就以“传播虚假信息企图霸占南波”的罪名被讨伐了。

千鹤:真是一波三折……不过那句小留到底是什么鬼?不是喊留美的吗?

花阳:然而其实,留美大概并不喜欢小鱼肠吧。

千鹤:什么…………

花阳:不过那段时间,南波确实心情很不好,大家都能看得出,所以女生们都很焦躁吧,才出了这么离谱的事情。

千鹤:这又是什么情况?不过一人的喜怒哀乐影响全校女生心情,这方面确实是个奇人了。

花阳:初三下学期一直都是这样,后来到了高中才又开心起来。女生们又一窝蜂来问我原因,真是的!为什么我就一定得知道了!?

千鹤:我看你知道的确实不少……

花阳:南波家有个哥哥,比我们高了三届。虽然都是我们学校的,但是哥哥毕业了我们正好入校,所以一直很少人知道,也没机会见面。

千鹤:哥哥也是这一类型的?

花阳:不,哥哥……很正常。我也只是小学的时候见过,所以才知道而已。

千鹤:哦。……那你提他做什么?

花阳:南波在学校从来不提他哥哥。

千鹤:因为关系不好吗?

花阳:不,关系很好。因为好,所以不提。

千鹤:I can’t catch you again…(*´・v・)

花阳:小学的时候还挺常听他提起的,他们一起看到UFO什么的,想一起去宇宙什么的,每次说起来都眉飞色舞。

千鹤:哇,兄弟俩一起去宇宙?怪不得考了航大呢,真是厉害啊。

花阳:嗯。后来就渐渐不提了。大概是他对自己有了觉悟吧。

千鹤:梦想的觉悟……吗?

花阳:不是啦。后来哥哥没考上航大,高三志愿都没填,所以那时候南波整个人都像变了似的。一直到我们上了高一,哥哥也进了大学之后他才自己慢慢调整过来。

千鹤:真是感情很好的兄弟俩啊,我都有点同情南波了,梦想破灭的感觉。

花阳:不是哦,他们现在感情一样好,倒不如说……更好了。

千鹤:…………你到底在说什么啦,我看你就是喝醉了,话都说不清楚。

花阳:小学的时候,大概是10岁吧。有一次放学我在路上看见南波被几个高年级的人欺负。

千鹤:哦哦哦,终于说到重头戏了的感觉!

花阳:嗯。那时候南波刚开始沉迷宇宙的话题没多久,又帅又张扬,喜欢找茬的男生都会看他不爽,所以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次碰见啦。不过他好像打架很强的样子,从来也没见他输过。但是那次不一样。

千鹤:难道他输了?

花阳:不…那次正好遇上了他哥哥。

千鹤:……(怎么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……)

花阳:哥哥说,会替他出头。虽然最后被打得很惨啦,哥哥看起来打架并不强的样子,最后还是南波去帮忙,两个人一起把他们赶跑的。

千鹤:总感觉又是一个微妙的故事……

花阳:就是那时候……一见钟情的。

千鹤:哈哈…为什么会在哥哥戏份比较活跃的故事里一见钟情啦…

花阳:所以我开始关注南波,一开始关注,我就发现南波其实早就有喜欢的人了。

千鹤:小学时候就有了?你们俩还真是厉害,都是这么早就定了情的啊…虽然没能互相喜欢,但也算是有缘。

花阳:所以追着他的那些女生们我觉得很可笑啊,南波心里的那个人,是她们怎么也比不过的。她们来找我问这问那,我其实并不想帮忙,不过,更不想告诉她们真相就是了。

千鹤:看不出来你还挺坏的哈哈~

花阳:是吗?我倒是觉得她们这么喜欢南波,为什么发现不了南波心有所属呢?

千鹤:大概因为……恋爱是盲目的?

花阳:哈……有可能吧。

千鹤:我们家花阳倒是眼睛雪亮嘛!好姑娘!不被爱情冲昏了头脑!

花阳:这么说,我也是盲目的呢。

千鹤:这醉鬼,又说什么胡话呢!

花阳:南波时不时会看着手机傻笑。

千鹤:手机里有什么…?难道是心上人的照片!短信!

花阳:嗯,小千真厉害。

千鹤:呜哇,那是有点明显了,都到这个地步了应该很容易发现吧?

花阳:高一的时候棒球部的第一场比赛,南波就一通大活跃,上场的四局投出0分压制,第二个打席还挥出一个全垒打,把垒上两个人都送回家。正选的高三学长们都震惊了,赛后整个棒球部拉着南波去庆功宴,结果这小子居然忙着给心上人打电话,谁也没理!

千鹤:哈哈哈,有个性!

花阳:看比赛的女生里有几个胆子大,去偷听南波的电话,结果是哭着回来的。说南波跟电话里面的人特别肉麻,“现在立刻就想见你”什么的……

千鹤:嗯,真是够肉麻…

花阳:然后有一个女生没克制住自己,哭哭啼啼跑过去问南波是不是有女朋友了,把他吓了一跳。

千鹤:你们高中那帮女生啊…都这么不动脑子吗?

花阳:小千你刚刚也说了啊,恋爱是盲目的……

千鹤:……好吧。那他怎么回的?

花阳:他说没有恋人,说的特别真诚,特别令人信服。

千鹤:喂喂……

花阳:不过他也没撒谎啊,他也只是单恋,还不能算恋人嘛。女生们松了口气,然后这件事才平息下来的。

千鹤:这是咬文嚼字的时候嘛?!

花阳:高三刚开始有个动员大会,小千那时候应该也有吧?

千鹤:嗯嗯,有的有的。……话说刚刚那个话题就这么完了?!

花阳:南波是学生代表,因为成绩第一嘛。他上台演讲的时候就问大家,有没有一个值得自己用一生去奋斗的目标,一个不惜一切也想为之努力的人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并没有看着台下。问完了这个问题他也没有自己回答,演讲也是几句话就结束了。大家都没有在意,因为他本来也是个不羁的人,不会弄这些场面的东西。但是我知道不一样啊!他的目标,他的那个人,他说起的时候眼睛里所看到的东西和我们是不一样的!他的爱情是那么深,深的我们都无法进入他的视线。我的这份感情,相比之下居然显得这么渺小,要我如何跟他匹敌!

千鹤:花阳…好花阳,不哭…

花阳:小千…

千鹤:嗯,我在。

花阳:小千知道我为什么要考这所大学吗?

千鹤:为了…离开南波?

花阳:不是哦,离开南波的话,去哪里都可以,毕竟航大我考不上。虽然我也有认真在学习,但是没有他那么厉害啦。而且准确的说,我是为了找南波才来的。

千鹤:…我有点听不懂?

花阳:小千知道我们系刚刚毕业了一位学长吗?

千鹤:?怎么突然又提到学长……?

花阳:就是南波的哥哥哦。两个人长得一点也不像,而且哥哥属于乍一看很平凡的类型,小千肯定见过他,但是不记得了而已。

千鹤:等等…南波的哥哥?那个帮弟弟出头的?

花阳:是啊,我就是追着他来的。

千鹤:什么情况…你就算喜欢人家也不必这么跟人家哥哥套近乎……等等

花阳:我从来没说过我喜欢南波啊?

千鹤:你…你喜欢的是头槌哥哥?!

花阳:嗯,一开始,我就是这么说的啊,一见钟情。

千鹤:你………………?!就为了那个头槌?!

花阳:小千,你肯定见过学长的,都是一个系,很容易见到面的呀。快想起来!然后你就会知道学长的好,肯定会明白我的感情的!

千鹤:你让我想想……!哥哥,哥哥姓什么来着……?……啊!

花阳:小千,你是不是傻了呀,哥哥,当然姓南波啊?

千鹤:南……南波学长?!?!

花阳:嗯。

千鹤:那个……传闻中…特别温柔特别成熟特别厉害的南波学长?!?!

花阳:看吧,想起来了~

千鹤:等等,你再让我看一下那张照片!!

花阳:嗯,边上那个毛球君就是哥哥。

千鹤:我的天!!为什么我一开始没认出来?!因为是侧脸吗!是这个原因吗!还是说弟弟的颜太耀眼?!话说…这角度……你是想偷拍学长的吧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!

花阳:哎呀,被发现了……

千鹤:原来你是为了他……南波六太学长,真的有好多好多他的传闻啊。

花阳:是啊,以前我认识的人都是围着南波转,我一直很不可思议。到了大学,终于大家都发现学长的好了。

千鹤:等等……南波六太……南波六……“六”太?!

花阳:嗯?怎么了吗?

千鹤:小六!小六!不是小留,原来是小六的吗?!

花阳:小千,你的聪明才智都到哪里去了?现在才发现吗?

千鹤:等下…………我想到了什么?所以南波日日人是从小就喜欢南波六太,对着哥哥的照片傻笑,给哥哥打电话撒娇,占有欲旺盛,动员大会说哥哥是自己的人生追求……天啊!你……你确定(’;°;ё;°;)?!

花阳:嗯,都说了,大家对南波的误解可大了。他其实就是个兄控嘛(*・_・)。

千鹤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orz

花阳:可是啊,学长现在也毕业了。

千鹤:花阳……你没想过要去告白吗?

花阳:想过啊,当然想过。但是不行了。我本来一直提不起勇气,就想拖到最后,学长毕业的告别会上,用最后的机会逼自己说。但是还没等到这一天,就被捷足先登啦。

千鹤:你是说……

花阳:嗯,南波最近,来的很勤快哦。

千鹤:额……

花阳:虽然他们都是出去外面见面,但是怎么能瞒过我嘛!也不想想我是多么关注着学长!就前一阵子,忽然有一天,他们俩的氛围就变了,我不会看错的,南波,终于是有所行动了吧,而且看样子,学长应该也没有拒绝才是。

千鹤:好花阳,想哭就大声哭,我陪你喝一整晚!

花阳:好千鹤,你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呆子,哈哈。真是的!害我单恋了这么多年……

——求他们了,赶紧到澳大利亚之类的国家结婚去吧!


当然,当他们真的双双飞上了宇宙,小松花阳对着新闻一边笑骂一边泣不成声,那就又是后话了。



END

好花阳,南波他们结婚的时候,邀请你做证婚人好不好!

小六篇正在赶来的路上´・ω・`

 

 
评论(8)
热度(27)
© G欧德药药/Powered by LOFTER